这部小说有一个强有力的开端,当一个影响力巨大的事件发作之后,小说的进程速速分岔,此后的叙述一直以非线性的方式、碎片状地进行。后三分之一的书里,隔空地引进了和前部书中“几乎”不相关的新人与旧事,主要的空间场域发生异变——从美国加州的农庄,搬迁到了法国的郊野。

小说前三分二,被悬停在未完结的状态下。后三分之一,在许多地方过度绵密, 露出一些凌乱感,最后的境况又未免荒凉了些——读者也许期盼一个略多一些善意的尾声。

如欲看见规规矩矩的、因果周全的故事,别看这部小说。如欲效法侦探,去发现一个藏头露尾的故事的本相,也别读《遥望》。

《遥望》的用意——我想——既不在于描写出丰满的、走向清晰的故事,也不在于让细节隐藏于各处以供人寻味……它试图营造出隔空的、务虚的、不自主的、人与人之间的,某种呼应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