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第二天,天空放晴,皮肤濡湿。上午积云涌起,“棉花糖”压境般,丛丛推挤;自东向西,徐徐滴漏。到了下午的此时此刻,既溶解了不少,又聚起了挺多。定睛望远,从低处到高天,可见色彩的演变,由浅入深,不是一模一样的蓝——贴地的部分,被不稳定的絮状物冲淡……

看着看着,就犯困、变懒——刚刚没有喝下500毫升糖水咖啡的话,不会有精神来敲这段文章。这种时候,独自静坐,内心会否焖烧,神经会不会搭错?也许会?但我的心头缺乏明确的火星,也无人擦碰,所以心态仍然健全,而身体依旧失落——至少昨天、今天和明天都是这样……

恐怕,随着一个又一个夏季的来去,许多消极的体验会变换意义,转换成清凉的渊源?

上面这话,蛮扭曲,敲它时,我心头一抖。让我删了它!应当涌起活力!且让我即刻发出“呼风唤雨的咒语”,去击穿这空缺活力的热天!我将释放出一道“闪电”!

几天前,在浏览网络的时候,我偶然被它击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