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体育新闻里,我看见了新一代的跳水健将,他们露出和前辈们相似的身体,让阻力减低,旋转出不接地气的姿势,克制着下面的水花,掀动着观众的心潮。

跳水很性感,向来如此,比游泳耐看——连体泳衣之类,不会遮盖男选手的身体。

小时候,我会希望在适当的时间点上看见跳水比赛,既看坠落时的腾挪翻转,更看此前此后的静态场景——那里有种诱惑,会催动身体,使不想继续纯净明朗的地带,荡生出有型有款的纹理。(到了一个阶段,“纯真”和“静若处子”之类的表述,会变得负面和多余……)

很多时候,人会盲动,会暴烈地再三折腾,以求骤然间的发泄,但在体育运动的领域,如跳台上下,人的动态基本上相当优雅,并很节制。一些状况点到为止,快速结束,来不及细看,容不得接触。

如果切断时间,转移角度,就不全然是那样。你会看见一些定格住的,滑稽的样子——在优雅的线条中,健美的身体做出如迷的姿势,紧紧地绷住,近似受难。请看下图:

这是中国运动员在韩国光州的“游泳世锦赛”上的表现。

如此检视,跳水运动会很夸张。所以,得让时间之流保持畅达,也要让眼睛稍安勿躁,不要刻意求取非同一般的角度。

*

摄影艺术家Pelle Cass玩了一些不困难的技术。他让许多个“时间点”堆叠、加码在一处,挤入一个矩形中。

以此方式,他看见了相当密实的跳水台和游泳池。

以下是他的作品——“拥挤的领域(crowd fields)”里的一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