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视觉艺术

2019年5月22日

从柜子里,到台面上

从90后美国青年的“餐桌”,到意大利男人的激进实践,到我的室友的疑惑,再到白先勇的朋友的压抑、孤独和自由……时代在变化,一些地方,可以变得朗然……

从90后美国青年的“餐桌”,到意大利男人的激进实践,到我的室友的疑惑,再到白先勇的朋友的压抑、孤独和自由……时代在变化,一些地方,可以变得朗然……

这是《我的一餐》(My Meal),2019年里完成的画作,创作人叫Louis Fratino,是1993年时出生的小伙,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工作和生活。

路易斯的餐桌上,有两块煎蛋和一片面包(边上摆有香料植物,以及一颗小番茄)、一碗酸奶或者麦片粥(含有红色浆果),外加一杯咖啡(好像没加很多牛奶),它们合在一起,是寻寻常常的、朴素的很的早餐。

食物同餐具,只占桌面的一小块,其余各处,摊放着零头碎脑,显然都归个人所有,颇为随性地,存在在桌面上面;大剌剌地,呈现在你我眼里——对于主人来讲,它们大约是心灵上的小点心?《我的一餐》上面,也有“精神食粮”。

Read More

2019年5月1日

“聪明先生”是“静止大师”

关于一段已经固结的人生,关于我的回忆,关于城市,关于工业遗存,关于集装箱那般的矩形,关于仿佛没有发生的旅行……请和我一道,看Jeffrey Smart的图画……

关于一段已经固结的人生,关于我的回忆,关于城市,关于工业遗存,关于集装箱那般的矩形,关于仿佛没有发生的旅行……请和我一道,看Jeffrey Smart的图画……

1:
“聪明先生”的人生始于空阔的海边,终止在乳酪色的、亦渗出锈色的“迷宫”里……


这儿所说的“聪明先生”,出生于澳大利亚。小时候,他住在南部城市阿德莱(Adelaide),有时会站在港口那儿,把水旁的大型机器画下来。

在匆匆即去的少年时代,“聪明先生”有过一根筋的职业设想——相当想做“建筑师”。为此,他持续地卖力过。

能让最初的职业向往贯穿一辈子的人,是颇为罕见的,你若发现了,不妨与之喝一杯。“聪明先生”在那方面不出奇,他和你我一样,没法使心愿成真。

在91年的人生旅程中,“聪明先生”没有造出任何一间房子(至少,我没从网络上找到相关记载)……建筑师的幻梦,搁浅在“绘图员”的位置上。

不过,“聪明先生”会一直对“空间结构”着迷。他会在画框内,划定他的天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