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捕捉

2019年6月22日

捉黄雀的事实及联想

Φ

前年,家乡还没变成禁猎区。

那年,和那之前的每一年里,某类男人会在入秋时蠢蠢欲动。他们昏睡已久的激情,因黄雀的迁徙,而醒转。

我这个人,不是这类男人。我不善捕猎。也无心猎捕。我比较被动——在某些地方。

爸爸渴望变成那类人——捉动物的能手。比起捉老鼠,爸爸更加向往逮黄雀。

爸爸渴望了若干年了,却一直不曾开展行动……爸爸不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人物。他会辗转反侧,再三念叨,然后一无所成——我遗传了这一点。

一切渴望都有尽头——这是人间的大原则。

在亲手捕捉黄雀方面,爸爸可以心安理得地啥也不干了。因为如前所述,政府下达了律令了。家乡已经于一夜间,成了“完全的禁猎区”。

区内的男人们,尽管可以继续杀猪、宰羊、拍苍蝇或灭鼠,但被禁止捉鸟了!

任何鸟,都不能捉!——天鹅自不必说,麻雀也不可被侵犯。

如此这般,群鸟在某些方面的自由,就超过了本区中的男人们。比如说,它们可以从西伯利亚飞往东南亚——从一个可以用twitter的地方,飞到另外一个可以用twitter的地方……而本区的男人们,半数以上,都不认得那个twitter上的“蓝白雀儿”。

Read More

2018年11月28日

永远站着的大象忽然倒下

1:

相伴有时,“版纳”升天

2018年11月25日中午,名叫“版纳”的雌性大象与世长辞,享年54岁。

“版纳”是上海动物园(原名“西郊公园”)里的明星动物,曾供几代市民参观,无数孩童在其身边露出笑脸——部分欢颜被定格在相片里,旁边稍高的位置上,便是大象“版纳”那不太容易改变的脸(大象的表情有限)。

成群结队、来去匆匆的小孩,汇成“版纳”记忆中的主体图景……他们是否形似同一种生命的万千重分身?而被迫陪伴着人流的“版纳”,是否认为叽叽喳喳的小孩都蛮CUTE(娇小可爱)的,就如曾经停顿在其脊背上的雀鸟一样,来来去去,去去来来,带着大象们完全理解不了的心情?

很多市民会因为“版纳”之死而唏嘘——庞大而罕见的动物若驻留城市,定会引出众多牵念。

2018年11月26日傍晚,黄金时段的新闻里,资深女主播禀告“版纳”自弥留到亡故的过程。

那主播的声线相当端正,语音令人安定——过分安定。她念出如下信息:“版纳”昏倒后,救护组旋即行动,甚至试图使用绑带和吊车将她托举起来,以令其恢复站立的姿态,因为“版纳”喜欢站着,她总是站着……然而于事无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