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手帐

2020年8月31日

本子改造法:简单的封面大变换

直接覆盖住黄兮兮的封面——它们有烤坚果的味道

直接覆盖住黄兮兮的封面——它们有烤坚果的味道

这个夏天,我让桌面变得“有纸化”起来:摊开了一摞活页、摆上了多本薄册,还用起了钢笔(小学三年级时曾经用过,不久就弃用了,现在三十多了,才重新灌墨水——发现它比水笔来得好玩;写时不用使劲,有待流动的东西会自然地印下痕迹)

用了几天A5大小的册子。发现有些时候,幅面要是紧凑一点,就可以更加专注地填写内容,也易于携带和翻阅。所以现在已经将本子“横向裁切”,让它收窄一些,变成H5(210*110CM)

很易买到H5的薄册,但内页纸张会有差异——有些卖相不坏,对钢笔却不友好,会出现“洇纸”和“透页”的问题。

我买到了不贵的、综合而言比较能够承载墨水的本子。它们素面朝天。我多次举起它们,凑在鼻子下面,再深吸几口——封面上会有牛皮纸的味道,类似“烤坚果”。多番这样操作后,封面上会留下一点汗渍和油迹。

有了多本本子,就可以各派不同的用场:一本写日常杂想,一本用来摘录网上的一闪一闪的信息(像是捕捉蝴蝶后制作标本那般,将空中的信息流攫取下来,摆进册子),一本做为日记,一本在“工作”前后使用(画画脑图、写下“写东西时”和“录音时”的要点和提纲)……

诸多本子既可以分开搁置,也可以绑在一起——像是下图那样。

Read More

2020年7月26日

房间里的,“旅行者的笔记本”;以及突然回归的钢笔

“耐水斋”里有“蟹爬字”

“耐水斋”里有“蟹爬字”

从内页和封套的关系来看,笔记本的式样可以分成三种:定页本、活页本,和TN本(Traveler’s Notebook的简称)。

除开撕扯,不能挪移纸页的本子是“定页本”;页边上带有洞洞眼,可以随心所欲地拈出来再摆进去的本子是“活页本”;把若干册的簿子用松紧带捆起来,再绑在一个软壳内,就叫“TN本”。

盛夏里,我花了十几块,买了人造革外壳的“TN本”。于是我这定居者的房间里,就有了“旅行者的本子”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