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上一回

上回写了一篇关键词是“名字”的文章。那文章环绕着以下这个问题铺开:自己是否非得回应自己的名字不可?

——该题目,没有明确的答案。

在那篇文章中,我采用了多个小节,一边描述、一边议论、一边谈笑,逐步地拼组出模模糊糊的想法。

(绝不是胸有成竹后,才开始敲击键盘,而是一边敲击着,一边看着自己的松松垮垮的想法演变成较为紧凑的句子——这是一种合宜的创造方式。我觉得写文章是一种对流动性能量的调试……我扯远了,下面拉回……)

上回形成的模糊的想法大约如下:

*

当前,在一般情况下,我们没有必要必须回应那个既定的名字。

因为所谓的“自己”,可能是变动发展的,也应该由自己本人来全面把控,不该被他人的呼唤所限制。那么照此思路,自己可以任意地改名换姓

但是,国家与公司会此消彼长地呼唤我们,且试图让我们自己回应自己!

这类操作,有利于管理——如维持社会稳定,也有利于让“人”变成可用的“数据”——成为一种能被计算的东西。

这类操作,会越来越严苛地界定你我。甚至达到这种地步:对你我进行新的“命名”。——它会去周详地描述你,并强劲地锚定你。

未来社会,可能会用如下几种方式对你我进行命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