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名字

2019年1月19日

那里的文章不知道是谁写的

一本著名杂志,用“匿名编辑”和“匿名写作”的方式运作——里面的文章都不署名……讨论正题前,回溯上一次的文章,说说“一种身份乌托邦”……

一本著名杂志,用“匿名编辑”和“匿名写作”的方式运作——里面的文章都不署名……讨论正题前,回溯上一次的文章,说说“一种身份乌托邦”……

回溯上一回

上回写了一篇关键词是“名字”的文章。那文章环绕着以下这个问题铺开:自己是否非得回应自己的名字不可?

——该题目,没有明确的答案。

在那篇文章中,我采用了多个小节,一边描述、一边议论、一边谈笑,逐步地拼组出模模糊糊的想法。

(绝不是胸有成竹后,才开始敲击键盘,而是一边敲击着,一边看着自己的松松垮垮的想法演变成较为紧凑的句子——这是一种合宜的创造方式。我觉得写文章是一种对流动性能量的调试……我扯远了,下面拉回……)

上回形成的模糊的想法大约如下:

*

当前,在一般情况下,我们没有必要必须回应那个既定的名字。

因为所谓的“自己”,可能是变动发展的,也应该由自己本人来全面把控,不该被他人的呼唤所限制。那么照此思路,自己可以任意地改名换姓

但是,国家与公司会此消彼长地呼唤我们,且试图让我们自己回应自己!

这类操作,有利于管理——如维持社会稳定,也有利于让“人”变成可用的“数据”——成为一种能被计算的东西。

这类操作,会越来越严苛地界定你我。甚至达到这种地步:对你我进行新的“命名”。——它会去周详地描述你,并强劲地锚定你。

未来社会,可能会用如下几种方式对你我进行命名:

Read More

2019年1月15日

不要用我的名字呼唤我:关于“身份管理”

隐姓埋名十七年的女杀手,在尿急时听见本名;更改名字的行为暂时无需上帝的介入;“圆环公司”试图让身份透明,它会呼叫员工的名字并拿走你的数据……

隐姓埋名十七年的女杀手,在尿急时听见本名;更改名字的行为暂时无需上帝的介入;“圆环公司”试图让身份透明,它会呼叫员工的名字并拿走你的数据……

1:新闻影像:用她的名字呼唤她,再给她佩戴镣铐

在电视屏幕上(上海电视台的晚新闻,2019年1月14日播出),我看到一段由多个探头拍出的影像,觉得它有意思——好玩、可能让人不安。

影像里的主要人物,是个似乎还很年轻的女人。之所以说“似乎”,是因为我看不见她的五官。——循着一般伦理,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不可示众,而面孔,往往同身份绑在一处。

在影像的头上,我见她走进房间,连问几回:附近的厕所在哪里呀?

那房间位于公路的旁边,在上海的青浦区(远郊),是个“常规检查站”,有警察驻守。

被问的警察,显然多瞧了一眼外面,发觉她所搭乘的车子正停在不恰当的位置上。于是这位耿直的警察同志,立即来了精神,想要纠正这种错误。

“你的车,不好停在那里的!不可以的!”他连说几趟,语气既坚决又冷淡,就是没有回答厕所在哪儿。

警察没有急她所急,未免有点“不可爱”了。

而正是这处短暂的,不近情理的拖延,给了探头、电脑和网络系统一定的运转时间。

几秒过去,站内的警报系统骤然发动了:检查站里出现了刺耳的,持续的鸣叫——令一些人想要立刻逃开,也令另外一些人预备去冒险犯难的声音。

那位内急的女人,注意力应该仍在下半身吧?

或许在第一时间里,她无法意识到危险已经降临、牢笼已经罩顶了——报警器之所以狂响,不为其他,乃是因为她的面孔!

“十七年前,她杀死了男友,一直潜逃,现在因为高科技而归案。”——女播音员念出这些信息,用微微带些骄傲的语气。

这则新闻的“官方要点”(中心思想),已经凸显。即:高灵敏度的、不间断工作的人脸识别系统已与公安联网,可飞快地辨识你……而此种系统,至少已经在上海被应用了——无数个如有神助的眼睛,在不断地看着你的脸。所以你得明白了:必须得乖乖的!不要试图去做越轨的行为!若做过,就去自首!

但我要讲的重点,不在这个位置上。(先插一句:我一点都不为这种系统的存在而开心,虽然我好像没有犯过法。)

让我接着描述那段影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