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切肤之痛吗?

说明:

本文写于2020年2月12日的白天,写完后立即发在了我的“微信公号上”。那天早上,本站意外崩溃掉了,本文就从这一私人事件开始写起。如你所见,网站已经恢复了——跨国公司的工程师介入了,帮我处理了问题,他们与我“共担风险”。本文会谈论这一点,还将谈疫情状态下的局势——有些决策者,也许没有切肤之痛。本文的思绪将有许多跳跃!祝您展读愉快。

1

首先,向你报告一种个人刚刚体验到的“痛苦”:2月12日清早,我照常管理自己的独立网站(它既是我的blog,也用来呈现podcast的存档;日积月累,那边的内容已经不少了),网址是mulai.xyz(就是此时此刻你在浏览着的这个网站)

在一番误操作下, 网站发生了“致命错误”。当我敲打出本文时,它已全面停摆了——无法访问、无法管理、存储进去的内容可能会丢失得一干二净……

当下,我很为自己的毛手毛脚感到懊恼,身心烦恨,略有“死感”。

我没有办法修复“致命错误”。

也就是说:自己相当在乎的一个世界(网络中的私家小花园),可能已经瓦解,对此我只有呆呆等待,盼望兴许会有的转机——我的网站托管在境外的服务商那边,它们承诺提供客户服务,可以由工程师出面,来远程修正问题。我已经递出了SOS信号,希望承诺可以履行,巴望着工程师能在数小时或者数天之后,从遥远的海外发功,拨冗拨动手指头,点出一些代码,从而拨正我的网站。

以前,发生过轻量级的问题,工程师曾几度出手协助……

从此事件上,我想引出,并且陈述这一事实:那些海外的工程师,不会有和我等值的痛苦感受——已经崩坏掉的是我的网站,并非是他们的“精神游乐场”——但是,他们和我共担了部分风险。也就是说,一旦我傻兮兮地弄坏了自己的东西,他们也会多出一份工作要做;当我感到非常痛苦时,他们的痛苦也相应滋生了,当然只有一点点,但不至于全然麻木——如果他们照着承诺工作的话。

我要说,国内的一些网络托管商非但不提供长期的帮助,并且会突然人间蒸发。早些年,我买过国内人士代销的“虚拟主机”,可没用多久,买方就消失无踪了——据说被“请去喝茶”了;也有传言说,那小子赚到了一笔钱就跑路了——与我有同样悲痛遭遇的客户求告无门,只能在一个社交平台上互相通报一下私人的痛感:大家的网站,顷刻间全部停摆,私人文章也好,项目资料也罢,完全没了……

搭建独立网站,风险太多。托管方和建站方都会引动大大小小的灾难。此时会有起起伏伏的切肤之痛,谁肯共担风险,谁会因为你的“虚拟的损失”,而感到身心为之一抖?

私人临时体验报告到此。如果网站恢复了,我会在本文下面留个言。

2

在上一节中,我试图告诉你,在虚拟的世界中,很多东西容易蒸发,蛮多风险无法共担。

而在比较不虚拟的世界中,情况恐怕没有好到哪儿去。

让我举一个非常极端,又碰巧相当现实的,并且蛮恐怖的例子:如果在某个地区,许多人在意外死去,死亡人数处在失控的态势下,不断递增(濒死之人同步涌现)……那样的状态下,现实世界内的风险该由那个地方独自挑起呢?还是应该让不幸的人孤独地承受?或者,还有一些人和机构必须共担风险——有人承受了肉身毁灭的极端之苦,另外有些人就必须承受一点相应的疼痛——比如“切肤之痛”?一些机构也应当担待一些什么——必须去彻底地弄明白真相,哪怕随着真相的曝光,那个机构本身也会爆裂掉……

忽然从私人生活中的懊恼事,跳转到公共世界中危机了……我的脑子运转的或许有点洒脱,但两者之间确乎存在一种相似性。

没有人可以唯我独尊,我们存在种种互相影响、互相发力的关系网中,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在此局面中,我们会想要分享欢乐,也更加需要风险共担。当你感受到了“切肤之痛”时,你会希望有一个响应,而不是暗自独吞一切苦楚——很多苦楚会在独吞的过程中掀起涟漪。

让我们来看看这种涟漪会波荡出何样的纹理: 在第一节的现实例子中,如果工程师拒绝共担风险,不回应我,那么我在托管时限到期后,将不会继续购买服务,并且不会向人推荐这种服务——企业将损失一个客户,和其他潜在客户;在本节的凄惨的实例里,如果“风险被放入压力锅”中,那么某个地方可能会局部炸烂,并且其爆破力会波及别地——养尊处优的某些人也许会被炸到;一些机制或许会被全盘摧毁……

3

Skin In The Game(字面意思是:游戏里面的皮肤)是什么意思呢?比较难以直接翻译出来。

大概是说:当你创造、引动、和参与一些局面时,你也开始分担其中的潜在风险了;你会进入一种必须“冒险犯难”的状态(没有什么退路可选,必须勇敢前进),不可以“甩锅”(难以,也不该转移风险)。假如你是一个喜欢并且能够转移麻烦的人,那么你就不能进入Skin In The Game的状态中。

去年春天,我接触到这一概念。

有一个了不起的男人,用一系列相当灵巧的文章,阐发了这一概念。该男人是个金融业的操盘手,比较会赚钱,也是经验主义、怀疑经验论者、风险工程学教授,和哲学随笔作家。在较早的时候,这个男人用一种优雅的动物做比喻,写出了一本书,绕着一个简单概念生发出层层叠叠的思索。

那书影响了许多人的思维。名叫《黑天鹅》。

那男人的名字有点长:纳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

他的最新的书(2018年出版),就以Skin In The Game为名。其简体中文版本的名字变得有点干巴巴,叫《非对称风险》。

我必须坦白地说,自己并不能够相当顺溜地阅读该书(如果具有较多金融业实战经验的话,读起来会更为感动和刺激,但本人对那些事情尚无有感知,在经济学方面的思维相当薄弱)

但是,那书确乎是妙趣横生的,值得随意翻看。书中所述,绝对不止于限于经济领域——作者的思维相当广博,文化社会无所不谈,有时候还会“虚构”出一些小插曲;写法也很别致,东一块西一块,乍看上去相当任性,不带章法,实际上却是一种很自然,且富含着人情的写作状态——类似于古代哲人的遐思与笔记,不会照着论文的模式来,但比大多数论文来得漂亮和精彩,会给人(我)更多启迪——书中的诸多碎片,会拼合成,并且凸显出一些“大图像”。

展示一下两种英文版的封面:

左边的图像大概是初版的封面,凸显了某种“不对称”。

右边的图像更加有劲:下棋的人(博弈的人、玩游戏的人、操弄着棋子之生死的人),本身也变成了棋子——那是一种“对称”。在那样的局势下,下棋人分担了棋局内的风险,将会有“切肤之痛”。

现在,请你盯着第二种封面,想一下:那些动辄就要下一盘大棋的人,本身是否需要付出代价?当他们下一盘大棋时,谁在倒下?哪些人要冲锋,哪些人要断气?哪些局部的事态将被放弃?也许到了棋局的终末时刻,棋盘上已经没有棋子了……

你会做棋子呢,还是做下棋人?

也许你已经是棋子,而下辈子也无法主控这类棋局。

如果棋子有思维,会畏惧的话,就应该让下棋人屈尊进入棋盘,一起挪移,共同进退。如果下棋人无法分担一兵一卒的风险,也就无法分担一马一车的风险……最后,下棋人甚至会掀桌子,然后潇洒地走了,留下一地惨况。

要让下棋人有切肤之痛。虽然这很难。

继续阅读“你有切肤之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