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风流俏佳人,还是清新的“雏菊”:关于《黛西·米勒》

这部中篇小说的舞台,首先是瑞士小镇韦沃——那边有太多的旅店,但未必有丰富的风景;之后挪移到了意大利的罗马——那继续阅读“究竟是风流俏佳人,还是清新的“雏菊”:关于《黛西·米勒》”

受困于性高潮般的体验:关于《十七岁》和《政治少年之死》

大江健三郎的《十七岁》和《政治少年之死》是个整体。它们以第一人称叙述,讲述一位少年的心路。 半年多的时间里,该继续阅读“受困于性高潮般的体验:关于《十七岁》和《政治少年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