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换行时,几秒前的墨渍已经被潮湿的房间饮干

《凉墨集》(Cool Inks)是散漫的、碎片式样的笔记,既虚拟,又具有对应的实物——有真切的纸和笔。

2020年的三伏天里,我尝试拿起廉价钢笔,将碎片式的想法记在滑溜的、不厚的纸上,再用水笔做点记号。墨迹彻底晾干后,选择部分,收集到《凉墨集》里。

笔迹不好看,但想放心地写一写。

01

……超出了情欲的框束,是概念上的孤独。这一刻有了和以前不相似的自我;不谋求广幅度的亲缘,但仍对人、对己均示以友善。在低的量度里,善意何其充沛,冲走了密切的相接相触。互换身份的期许,基本没有了,已演变成了,对自我的发明。

不再谋求牵引的自我,曾经被牵扯至荒芜之所。现在在耐水之岛,变自我为细水,或别的样态的FLOW。

Be My Water。甚至笔,也变得更顺,与更淋漓。Fountain Pen的阶段、耐水、濡湿即可的时期……

20/8/1 大暑第十一天

02

很多方式不再是中性的,沾染到了“价值”。以一种方式去做,就产生一类价值上的期许。而这种刻板的愿盼,令许多可以涌起的,无从产生出来。

在“小说”的方式里,即novel的方式里,“新异”本身成为期许。因此,novel是可以抵抗“价值”的预先入侵的。

……

聊天,未必要回环往复、你说我道。聊天的方式,非止于一。它可以不是杀时间,亦非交心——不是抗阻无聊;也不是拿声音,去填充虚构的“心”。

我已发现,在“对话”的方式下,人们急于马上取得“平等”,这种愿望不对头。是不是这样:由于在社会生活中亏欠许多“公共性”,人们就妄图在微观里(对话中)取得“大价值”(平等——你来我往地说下去),这不对头。

要用具体而微的,“个体的方法”才行。至少对我来讲,已实验过其他方式了,均不灵。

2020/8月/日 想着“对话”

03

“自语”成为常态。哑谜与我牵缠。我不是被展开的公式,难于被运算。我是已说出,却竟如静默的声音。波纹令我吃惊,叹息绕着自己不落下去,响应少有,回音叫自己怕起来,再变坚毅。

20/8/1 podcaster的忧郁

04

抒情时代,是运用词句去缠住时间的阶段,是愿被复杂之态带入“迷宫”的阶段;是简单而不能,也不愿去走离开去的“迷宫”。于那阶段,徘徊和虚掷,在生活之外哭和笑,抓捕这里和那里的声音。

很遗憾,在本人的抒情时期里,我的声音即便已经变成诗,也未可弄湿任意一块干兮兮的心田。于今,不是等待萌动的阶段,下一个阶段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

20/8/1 关于“抒情时代”

05

惯看粗笔的眼,看见空白处渗出的细细的笔墨。那边的错划要比预想的少一点。但也许,每一划都是错的。每一行都是有问题的……

现在的墨水字,是不是防水?浸入水中,我会不会涣散?

20/8/1 看着钢笔的笔迹

06

写“碎片式段落”的时期曾经来过,在2010年左右。

当时,在闹市里的、阴暗的、便宜的、有棕红色单人沙发的房间里,我把句子的碎屑输入电脑;在M50边上的、更为漏风与渗水的居室里,我在不很舒服的台面边上坐定,把句子射入全世界的领域——网际。

后来某一日,几乎全删去。

碎片就这样,不可以被抓回来了,不可以被当成修修补补时的原材与工具了。现在的“自我本身”,仿佛才是碎片里的一片。大的图像被污损了。

现在,新的,处理碎片的时期又来了,许许多多的改变,变成了循环。

明日为自己买酒,把碎片浸在里面。现在,世界充满碎片——干的。

20/8/1 不从容地,想到过去和眼下

07

这个夏天,居然会想到使用墨水,会去浸入这个应该早一点了解和进入的世界。

很快干下来的液体,非油性的。我爱这一点点水,爱滑行出来的感觉。眼光换行时,几秒前的墨渍已经被潮湿的房间饮干。

蓝黑的水,本是偏深的,较快变成淡一点点的模样,里面没有“铁胆”,不增黑。

欲有更多种颜色与质地的墨水,为此,得有办法引出变局才行。稳稳然行进的,是纸上的水,我的flow其实已经无从畅流……

白日,又当振作;比蓝黑色墨水更浓厚一点点的夜里,且让我简简单单地滑移笔尖……

20/8/2 凌晨,趴着,吃了褪黑素后的一小时

08

劳伦斯,阿拉伯的劳伦斯。T·E劳伦斯,还是E·L劳伦斯,所指的是一个人,都是他,又都不是他本身。他是表演者,被卷进自己也愿意登临的舞台,那是现代的中东地带;是当代之前的,带有更多种热度的,处在演变之中的沙漠之地。

那里载不动许多精密、绵软的感觉。日光之下、白袍之内,身躯的厚薄已不重要,彼此间的理解也是累赘,身体被动,身份涣散。这些,都迫使本该自由的劳伦斯更显自在。他可以打游击战,可以写《智慧七柱》,可以将梦放到日光底下。而自身,却无必要架设撑持自己的东西。

在被动之间,他转移出了主动权,变成沙漠里的水。此种不居的flow,甚至沾染了他的名号——T·E Lawrence,还是E·L Lawrence?皆是!全非?

……在网络的沙漠里,向其致意,不必看清他的脸……

20/8/2 On Lawre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