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有更多睾丸酮的人,更加愿意付出代价

无论是启动侵略性行为,还是奖励一个人,都会使得那个男人付出一种代价,并(有可能)取得一种地位!

写本文前的一分钟,我吞下了两粒胶囊,摄入了1600毫克的白色粉末。这些粉末的效用(如果有的话)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绝不会立即见效。因此,我可以安安稳稳地写本文,不会因为过度猛击,而敲坏键盘。

我所吞的“白粉”,由植物的根部研磨而成。吃了它们,我会更加愿意付出代价!

此话怎讲?什么叫“更加愿意付出代价”哟?请你保持好奇!本文的目的之一,就是解释这一点。(目的之二,是为了娱乐。写作本身具有娱乐效果。我痛并快乐,不希望立即写出文章中的高潮。)

在文本中,我会用植物做“引子”,去引出标题中的概念:睾丸酮(testosterone,就是“睾酮”,在台湾地区被称为“睾固酮”)。它是最最主要的“雄激素”,主要由睾丸分泌,雌性动物的身上也有睾丸酮——即便没有睾丸。

我试图让自己好好面对这种“内源性化合物”的价值——它不会让我更man,但会让我更加情愿付出代价。我会引用一些材料,并展开联想,以澄清方才那句被我加粗了的、怪怪的结论。

下面,先让我说回“白粉”。

*

我吃下的植物叫东革阿里(Tongkat Ali)。在植物分类学上,它属于“无患子目”的“苦木科”。此科植物名副其实,放在嘴巴里会让人叫苦。

(顺带一说:有人会将东革阿里拌到咖啡里,去提升苦水的苦度——绝大多数人爱糖,也有人嗜苦。我也想试一下。我爱字面意义上的“苦”,不喜欢引申意义上的!我常吃不厌的蔬菜是苦瓜😄。)

东革阿里的原产地是马来西亚。离开了热带,它们就活不下去了。作为一个温带地区的岛上居民,我无缘见识此种植物的活体。据说,它们的本尊长得很壮,根部尤其发达,基本上不分叉,特别粗的一大截,牢牢插到土里——可达两米之深。

持续性地,摄入一定量的东革阿里后,人体会制造出更多的睾丸酮。这是一项已经被科学验证了的结论。如果你想具体了解此种植物和雄激素之间的关联,可以检索各类论文库。

我无意于辨析植物的药用价值和“毒理学”,目前只想说明这一点:我认为自己需要更多睾丸酮,所以我吃下了一些来自南洋的植物之根。

为何认为自己需要更多睾丸酮?那是因为,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愿意付出代价的人——为了社会性的好处,而理所当然地、毫不纠结地,去付出更多代价!

*

少有人会把“睾丸酮”和“付出代价”挂钩起来。

相当多的(男)人会认为,睾丸酮增多后,以下这些情况会随之发生:抑郁感减少;肌肉量增多;机体耐力上身;更容易和人打架,并会打得忘乎所以;有缘开展性行为的话,双方都将更加兴高采烈;多愁善感的体验降低——更加没有耐心阅读普鲁斯特的小说;“玻璃心”消失了,转而变成了金刚;更加洒脱地在金融市场中进进出出;更加不怕死;更加不会被教条控制——干起犯罪行为来,会心无旁骛……

睾丸酮增多后,究竟会不会促发上述状态呢?我没有能耐对此详加探索。也许,部分状态的确会因为睾丸酮的增加而浮现,另一些状态则会被“甩锅”到睾丸酮的身上去……

通常而言,人们认为前一段中的种种状态与“男性气质”相关,进而会形成一份经不起检讨的直觉:男性气质和睾丸酮有关。并且触发一种行为选择:为了增加男性气质,可以补充睾丸酮。

如果你在练器械,要多长些肌肉,或许可以考虑补充一点儿睾丸酮。但请注意以下这项有趣的事实:在做了重量练习后,人体会释放更多睾丸酮……此间的因果关系很奇妙,呈“螺旋状态”——有机体的世界里,存在着许多许多循环。

“男性气质”的讲法是很暧昧的,甚至是虚构的,我会试图避免使用这一说法。不妨考虑一下:《追忆逝水年华》的作者极端敏感,一般会被认为男性气概不足——说的粗暴一点,他就是“太娘了”;但他吭哧吭哧地写啊写啊,独自写出七卷本的小说,把敏感的心思变着法子示众,如此不惧时间之压力,专心致志地与流沙一般的人类经验搏斗,一往无前,不怕被人说三道四,倾全力以成全绝对空虚的“小宇宙”,在死后成为文学世界里的无冕之王,令部分人嫌烦的同时又被人类铭记……如此种种,是否又是“男性气质”的具体体现了呢?

我想说:我不会为了变得更有男性气概,而去补充睾丸酮。因为我知道,把两种无法对应起来的概念生拉硬拽起来的结果,往往是自欺欺人

睾丸酮是现实的、微观的、生物学意义上的存在;男性气质是不清不爽的概念、近乎于一种虚构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要在心灵之中,接驳这两种性质很不一致的词语呢?

下面这张图,是我在aeon.co上截取的。aeon.co致力于呈现深刻而有启发性的思想——网站里有许多通俗易懂的论文和小视频。

你已看见,在那位肌肉并不发达的墨镜男的头上,出现了粗体字的标题:睾丸酮被广泛地——有时候是被粗暴地——误解了。

文章写得有些含糊和恍惚。大意有二:1)“睾丸酮”和“男性气概”之间的联系非常不单纯(女性也有睾丸酮;睾丸酮会引发一些和“男性气概”不太相关的行为,比如说:令人更为慷慨);2)不要把一些人类的妄行(比如暴力,又比如金融市场里的任性举动)一股脑儿地“甩锅”到“睾丸酮”的身上。

文章中有个没有被展开谈论的见解,它支配了整个文章:

If you believe that T says something meaningful about how men act and think, you’re fooling yourself. Men behave the way they do because culture allows it, not because biology requires it.

如果你相信“睾丸酮”说出了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关乎男人们的行动和思想的话,你就是在糊弄你自己了。男人们如其所是,乃是因为文化应允他们这样,不是因为生物学需要他们这样。

这段话的潜在意思是:在影响男性的行为举止方面,睾丸酮的意义也许不如文化的意义来得重大。

显然是“左派观念”。

如果我只有二十岁出头的话,会立即心满意足地将那观念纳入自己的脑子。但现在,我已经有点不相信这类“文化决定论”了。我愿意相信的,乃是“生物学”和“文化”之间的互动——很多时候,这种互动非常简单明了;有些时候,会让人活了一辈子也看不透。

希望我不是在糊弄我自己🤭。

总而言之,aeon.co上的这篇文章不能让我满意。不单是其总体立论让我觉得太过泛泛了,也因为一些具体的例证。

比如,作者表示:拥有更多睾丸酮的人会更“慷慨”,而“慷慨”一般而言不是男性气质的体现,因而,将有更多睾丸酮和更有男性气质勾连起来,是矛盾的(至少是片面的)

此论证本身没有逻辑错误。但为什么说“慷慨”不是男性气质的体现?在我的心灵意识中,慷慨的男人是很man的啊!这样想下去,是否又会触及到“文化”了……

至此,我要挥去aeon.co上的文章了——它在我们的眼前制造了螺旋。

让我展示第二张截图——截自“鹦鹉螺网刊”(nautil.us)。那儿的一篇文章以一种生物学和心理学实验为基础,呈现了更加清晰的见解。文章的标题是:睾丸酮可以使男人感觉到慷慨

在绿底题图的下半部分中,戴着安全帽的肌肉男捧出一些花,似乎要献给你。我挺喜欢这种样子的男人的。以后或许去工地上找找。

文章首先表明,高睾丸酮和更具进攻性行为之间,存在表面上的、清清楚楚的联系。这就使得睾丸酮臭名昭著了!

但是,睾丸酮和攻击性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仍然是耐人寻味的,因为谁是因谁是果其实并不明确!!!这里似乎存在着一种螺旋结构。

因为以下这种情况也是真实的:当一个男人去执行了攻击行为后,他的身体就会制造出更多的睾丸酮。

文章没有止步于此一螺旋。其重点,是介绍一项实验——涉及到了对钱财的分配。

我不想具体说明这个实验的内容与过程,因为本人对数字太过不敏感了……让我跳到结论:更多的睾丸酮,会让人更加厉害地动用奖惩机制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体内雄激素非常多的话,会更加容易奖励一个人,也更加容易惩罚另一个人。奖励的行为,会被人视为“慷慨”。

睾丸酮让人有可能变得更加慷慨!

如果更多的睾丸酮会制造更厉害的反社会行为的话——比如侵略性的暴力——那么在上边那个实验里,男人们应该只会更多地动用惩罚机制才是,何必变得慷慨?

研究人员由此提出假设:高睾丸酮让男人变得更加具有攻击性的背后隐藏着一种更深层的意义!那个意义是:高睾丸酮让男人更加想要得到社会地位。

无论是启动侵略性行为,还是奖励一个人,都会使得那个男人付出一种代价,并(有可能)取得一种地位!

*

很多时候,在我们这个非常现实的社会里,那种地位仅仅意味着一些现实性的成功。

现在,庆祝我已经绕来绕去写了那么多!我给自己执行了奖励机制——慷慨地打开了葡萄酒。

我喝起了酒。今日依然是自斟自饮。

*

我在本文的上半部分里说:自己吃植物粉末是为了增加睾丸酮,而增加睾丸酮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愿意付出代价的人。

写到这里,不晓得你是否约略理解我在说些什么。

在一个崇尚暴力的社会里,更多睾丸酮只会让人去动用暴力。在古代中国社会,更多睾丸酮可能会让一个男人成为文人——因为付出苦读的代价后,自己可能会获得现实里的、社会性的成功。在现代社会,更多睾丸酮会让你成为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觉得自己睾丸酮低了点。明天再吃一点植物粉末,但不会一直吃。

*

一句话:有更多睾丸酮的人,更加愿意付出代价。

本文写得不够到位,但主要的意思还是吐露了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