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杖,不可以被阻止

我们隔空,我们倒错;手中没有戳向彼此的蛇杖

1引导“信息流”的蛇杖也能让人保命

在医疗机构的徽记上,常常出现蛇杖:一条蛇,或者两条蛇,盘绕着。

这两个季节里,蛇杖的符号恐怕会反反复复地进入你我的视野了,因为我们正被疫情环绕。

*

蛇杖之源头,不止一种。各种典故已经缠结起来,一同构成了蛇杖之隐喻。

在最初的时候,握着蛇杖的人是谁呢?至少有三位:

  1. 希腊神话里的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他有粗壮的木杖,上头攀附着一条大蛇;
  2. 希腊神话里的传信之神赫尔墨斯——他有细巧的手杖,上头缠结着两条小蛇,杖首常常会伸出一双翅膀;
  3. 《圣经·旧约》里的上帝和摩西:耶和华向摩西说话,让他将“铜蛇”挂在柱子上,以此符号护佑族人,驱散上帝释放的“火蛇”之灾(可能是某种太古时代的瘟疫)

*

文本的封面上出现了“双蛇杖”。

持它的不是人,而是希腊的神——赫尔墨斯。如今的奢侈品品牌爱马仕拷贝了他的尊号——Hermes。到了罗马神话里,他的名字发生变更,成了墨丘利——太空中的水星因其得名,都叫Mercury。

赫尔墨斯也好,墨丘利也罢,是同一位神——商业、旅者、小偷和畜牧之神;也是众神的使者;在神族中,他位阶不低,是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

他善于来来去去,可以迅速挪身,喜欢传播信息,愿意保护盗贼们。

请看封面图像:男神的右手捏着一个袋子,里面大概装着钱吧——偷来的、赚来的、旅行时期的盘缠、卖掉牲口后的收成?人类可以自由地发想,相由心生。

无论如何怎么想,赫尔墨斯会保持价值中立,不会谴责你。

赫尔墨斯本身不懂医术,但他会传递救命的消息,也会护佑人平平安安地从此地消失,或撤离。

在当今社会,如果赫尔墨斯仍然存在的话,势必也是“主神”之一。因为他管辖着“信息流”、“物流”和“人流”。

而这三种“流”,在2020年代的初期依然是人类世界中的重中之重!尤其是第一种。

要是赫尔墨斯收起了蛇杖,消极懈怠起来,或者变得邪恶的话,那么我们将无法沟通,不好取得真相,难以离开困境,也就无从获得自由了。

甚至会性命不保。

古时的人们,如何料得到当下的局势:信息的传递会变得如此紧要;阻抑它的尝试将带来不堪的后果;不透明的社会有着瘫痪和崩解的危险——像是染上了一种潜伏期很长的、难以被发觉的、不可救药的“毒”……

如果真实的信息全面停滞,我们肯定很难一直健康下去

在此意义上,赫尔墨斯的“双蛇杖”(西文写作caduceus)就有了促进健康、担保安全的效力了。

这根蛇杖可以促动信息、让人打开心眼去沟通、将人带离险境……

我们需要这根蛇杖。在适当的关头,愿它提前戳向你我。

2:不得不拦截蛇杖的女人弄丢了性命

2019年12月,在上海博物馆的特别展厅里,我见到过一根蛇杖——从法国远道而来。

当时,上海博物馆正在举办名为“美术的诞生:从太阳王到拿破仑”的临时展览。展期原该延续到鼠年的正月,但因疫情加剧,博物馆在猪年的末日闭馆了——包含着蛇杖的油画被提前收敛了起来。

我所瞧见的,那画中的蛇杖,是由赤裸的男神掌握的。我从网上下载了图像,等一下要展示它。

当时,在原作跟前(它的尺幅不大,要凑近看,才好看清),我心旌一晃,仿佛被蛇杖微微地拨弄——越过了时空的、无实用的触动——激发了一丁点儿的满足和生机,也似乎逐走了些许心中的死气(在博物馆里,死气往往不薄)……

我呆呆地,打量着它。与此同时,有位女子站在边上,定定地待着。我走开时,她仍在原位,动也不动,就像画里的某个女人那样——僵掉了……

不知道她看见了令其感动的东西,还是见证了比较摄人的状态?

起先,我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些象征性的、美好的动态;认为画中的那位持杖人如赤子那般,感情饱满,容易亢奋,正在给一位女子带去与其身心相关的好消息。

上网做了功课之后,我发现自己又自作多情了一次:我错误地领会了画中的信息

请先看画——看蛇杖。可以看见什么?

——持杖者挥除了女方身心中的阴霾,为其注入了新的生命?可以如此这般地,做出象征性的解读吗?

墨丘利,赫尔斯和亚格劳洛斯,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作于1624-26年

画中并不包含什么象征。(当时那会儿,“画匠”在逐步建立起“画家”的身份。他们还只会做“写实”的创作,不会把心理世界中的多维感受叠印在布料上。)

实际上,那画展示了一段神话里的典故,传导出了世间的困境——握着蛇杖的男神既在兴致勃勃地给人带来爱意,也在杀死一个人!

男神毁掉了一个女人的性命——左侧的,身体发灰的那位——她试图阻止蛇杖,不让他接触到右面的女人,因而被变成了石头!

惨遭石化的女人叫Herse;有福的女人是她姐姐,叫Aglaurus。 后者会和男神交媾。

*

不要试图拦截蛇杖,不要阻止蛇杖的持有人。即便那很难,甚至相当违背人性。

神话里的Herse小姐因为“性嫉妒”,而做出了真挚和无畏的行为。她甚至不得不那么干,因为其个人的身心体验迫使她那么干——她听凭了内心,活出了自己。然而,岂能凭着个人身心之中的真和善,来阻拦蛇杖的指向呢?蛇杖要引导出什么,岂是单个人可以妄加干预的呢?

蛇杖在一个更为庞然的空间中穿梭运行。它也许并不为你而来——那并非你的不幸,而是维持整体格局之良性运转的必须。

蛇杖戳向何方,不受你我的情感和理智的裁制。

同样,信息要流向何方,也不可以受到个人意愿的控制。

无论那份信息对你来说是好是坏,它都得畅行无阻地经过你。你不可以拦截它。否则,有人迟早会遭殃。

当蛇杖(信息、真相)指向你时,接受它。当它指向一个令你歇斯底里和惶恐不宁的方向时,也不可以截留它。让它如其所愿,让信息的流动脱离你我的一厢情愿!让蛇杖穿梭在透明的世界中!

蛇杖本身绝对不会杀人。虽然它可能会让人坐立不宁、身心如焚。

要相信,无论消息是好是歹,总比没有消息来得好。“蛇杖”最终会让总体格局变得平稳和健康——要相信这一点。

不要凭着个人的意志,去左右系统中的种种流动性的力量,那会让局面(社会)乱掉,使得更多人去死。

*

本节所写,是对一幅小画的过分解读和稀里糊涂的联想,在现在此时,这种“过分”和“迷糊”兴许有点别的意思,你或许可以读出来。

如果读不出来的话,就让我说得痛快和明白一点吧:不要阻止疫情中的真相,即便它对你不利。信息的透明度,是健康的必要前提。即便信息本身带着消极性,不含什么“正能量”,也不要试图阻截它。

当心变成石头。

3:我获得了倒置的蛇杖

诸位,赫尔墨斯(或者叫墨丘利)的蛇杖上,始终缠结着两条蛇。它本身并非“医疗之杖”。仅仅绕着一条蛇的才是。像是下方这样:

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Asclepius)握着他的蛇杖

单蛇杖,由医神执掌,大概足以达到杖到病除的效果。但它只可在病情爆发时发功,难以“治未病”。另外,这件神器也不可以疗愈心病

在提前防御和慰藉心灵方面,双蛇杖比单蛇杖更为有效。

在病态发作前,社会要有透明度,信息交互应该畅顺。在此背景下,个人依靠理智和情感来做出判断,并且开展行动——否则只会蠢动,或坐以待毙;会迷迷糊糊地把现实当成科幻来处理(甚至,使得日常生活变得魔幻起来)

在任何时候,心灵的运作都需要双蛇杖的介入——在象征意义上。

因为,唯有在“沟通”之中,心灵才不至于僵固。心灵中的涌流,需要流入另外一个心灵。反复回流的结果将会有点麻烦。

*

也许你知道这一点:我目前住在岛上,和魔都隔开一条长江。

我的一些朋友住在长江的对面,我无法随随便便前往拜访,尤其是在疫情加剧的这个春季。

很多时候,我担心交互和沟通的断裂。尤其是,当你似乎爱着别人的时候,就更加希望某些松散的连结不要分解。此处所言的“爱”是一种关于身心的东西,并非空洞无物、大而化之的那类。

但是,双向的交流还是很稀薄,甚至相当空荡荡。这一点,令我有一点点“不健康”。

我的文章和广播,仍然只是单向的交流,我不清楚所说所写是否足以促动一些什么?

因此,我很需要双蛇杖的介入,希望它戳向我。

*

一些时候,我会和自己玩塔罗牌。有的人将其视为算命牌,而我将其当成一种游戏的工具,并且借助做那种游戏,来寻思一些事情。

年前,疫情尚未浮出水面时,我随机抽取了一些塔罗牌,想从中读出一些什么,由此寻思自己和他人的关系。所抽中的牌组中,出现了一张一般被称为“圣杯2”(Two of Cups)的牌。就是下面这张:

这张牌的意义,无需旁注,看图像就可理解吧。它关乎双向联系、沟通、带着情欲的互动、平等的约定、宁静状态下的分享和分担等等……通常而言,圣杯2是一张好牌。

但我抽中的,是倒置的圣杯2。当它倒置时,解读时可能需要逆向操作:不可触及的联系、不稳定的小气氛、不对等的互动、趋于不平稳的分享和分担、想要产生感情但不可以有感情的尴尬状态……

嗯,反正只是游戏。

我想请你注意,在这张塔罗牌中,制牌人嵌入了双蛇杖

我得到了倒错的双蛇杖。

希望在你那儿,双蛇杖可以自然平顺地运作。希望它可以很好地戳向你我。

*

让双蛇杖促动我们的情感,推动世间的信息。在大的格局中,它会让我们健康起来。

不要阻止它,如果它试图行经你那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