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看完了《断背山》

十四年前就下载完了,现在总算完完整整地看了一遍,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投入地比较彻底,其间没有动过几次手机。

2006年时自己才成年,二十未满,受不了闷得慌的风景,想看刺激的,因此总在拖进度条,要找激情戏——确实找到了,一小截,忽然开始了,就被导演截断,只维持了几秒,不露体。那时候想:李安好没劲啊,这片子好在哪里?干啥不再胆大一点啊,恨不得给予差评!

彼时使用BitComet程序吭哧吭哧地下载了RMVB的低清影片,几度急匆匆地点开,再一次又一次地关闭。每次的看片时间都相当短,只通过不成样子的速览,便自以为是,觉得已经了解了剧情的大概了,并认为情况很简单:两个男人,各自成家,仍出来约会,隔很久见一下,偶有冲突,维持着爱,山上的回忆永难消失,最后一方死掉,大致这样?

才上大二的我,不知道如此的故事意思何在,只晓得它确实推进了一种社会行动——流行文化大肆碾压过来,避之不及的同学们纷纷开了窍,感受到以下这一点:爱情的对象不是非得是异性才行。

2006年,“同性恋”是一个模糊的词语,融合了神秘、龌龊、脱俗、危险、时髦、逗趣、令人作呕等多种意味。如今情况大大改变,该词被“去魅”。犹记得当时的同学在谈到“同性恋”时何其眉飞色舞,或者苦大仇深。现在的00后应该模仿不来。

社会在某种程度上不是死掉的东西,它在动,只是有时候动得过分慢吞吞了,完全赶不上个人成长的速度。

2019年的秋天,当我真正地看完(并且看完整)《断背山》后,感到它是好的,既美又善,不是闷片,后半部分节奏挺猛,自始至终都有很厚的情感,山上的风景无法稀释它,只会见证它、强调它。

许多人会认为自己已经看过《断背山》了,但真正看过的到底有多少?这是一个有点儿诡谲的问题……恐怕流行文化就是如此:多数人都会觉得自己已经了解了一件只是听说的东西?

十几年前,我哪儿了解《断背山》呢,那时对自己的爱欲都很惘然无知,又善于做糊涂的判官。到现在,有些东西仍然不很分明,且有越来越含混的倾向,有些判断已经不再锐利。

*

《断背山》里有句台词,轻轻脱口,实际上对后半程的剧情影响很深吧?

——If you can’t fix it you’ve got to stand it.(要是你没法摆正它,就只好忍受它。)

那是杰克的人生信条吗? 他忍受了人生,没有让生活变得非常美妙——有些状态,难以弄得刚刚好,因为社会并不提供那种轨道。现在,在某些社会里,情况已经变了。那些地方的杰克们,既无需忍受,也不必摆正。

但在很多地方,以及在许多个体那儿,那话依然奏效。我会想要fix什么,又得stand什么?这问题不会推动本文,它只会收拢它。

此时我看向窗外,试图看见心中的断背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